极地新闻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极地新闻

我国第三十四次南极考察队凯旋 海陆空协同,认识南极更立体

发布时间:2018-04-24


“雪龙”号极地科考船在中山站附近区域卸运物资。

  中国极地研究中心供图

考察队在恩克斯堡岛实施新站选址奠基作业物资卸运。

  中国极地研究中心供图

  经过长达160多天惊涛骇浪、冰雪交加的考验,我国第三十四次南极考察队圆满完成考察任务,搭载“雪龙”号极地科考船于4月21日返抵上海。

  逐步完善的航空网络,正改变我国南极考察模式

  300多人的团队,总航程近4万海里。第三十四次南极考察队围绕“雪龙探极”工程建设和南极环境业务化调查评估两大任务,圆满完成了科学调查任务62项和考察保障任务22项。本次考察先后在南极不同区域开展了海陆空立体协同考察,取得了一系列开创性成果,为我国南极建设作出重要贡献。

  最振奋人心的是有关我国第五座南极考察站的进展。我国现有4座南极考察站。长城站、中山站、昆仑站和泰山站分别位于西南极乔治王岛、东南极拉斯曼丘陵和南极冰盖的中心,前两座是越冬站,后两座是度夏站。“南极的罗斯海区域与现有4座考察站所处的区域不同,独特的地理位置拥有差异化更强的科考价值。”据第三十四次南极考察队领队杨惠根介绍,随着我国南极考察工作的不断深入,基于对现有科考布局的有益补充,在罗斯海地区建造第五座南极考察站势在必行。

  身负重担,本次考察队成功抢滩登陆了原始荒凉的恩克斯堡岛,开展了新站工程建设前期准备。队员们将3台重型工程装备部署上岛,开展了站区勘察工作,完成了新站营地、道路、堆场和临时码头建设,并设置了观测小屋开展企鹅调查和栖息地环境监测,进行了新站建设选址奠基,我国第五座南极考察站建设迈出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步。

  引人注目的成果还包括成功实施了我国首次南极海洋和陆地环境业务化考察。“所谓业务化考察,是指长期、持续地开展考察工作。那些关系人类共同命运的大科学课题,靠研究‘孤峰’和成果‘碎片’远远不够,需要更连贯和更全面的科学数据支撑。”杨惠根说,只有更好地认识南极,才能更好保护和利用南极。

  本次业务化考察成果非常丰富。比如,首次在南极海域检测出微塑料。“这揭示了人为因素造成的塑料污染已经深入南大洋。”杨惠根解释道。考察队首次在西风带海域阿蒙森海50多万平方公里范围内开展海洋站位综合调查,完成了5个断面37个站位的全深度、多学科综合调查,其中沿126°W经度线的A2断面与B2断面相衔接,共横跨12.7个纬度,总长达1420公里,是我国南极考察史上最长的全深度海洋综合观测经向大断面。考察队还开展了首次罗斯海环境调查,覆盖海域10万平方公里,精密勘察海底地形6000平方公里。

  另一个重要的进展,是南极考察航空保障。逐步完善的南极航空网络,正改变着我国南极考察的模式。本次考察,“雪鹰601”固定翼飞机首次投入业务化应用,总计执行80次起降,执行航空调查、国际合作、运输保障任务,首次实施固定翼飞机运载大规模人员进出南极中山站。“雪鹰601”共完成19个架次的飞行观测,累计飞行超过4.5万公里,观测区域覆盖东南极冰架系统、冰下山脉、冰下湖泊及深部峡谷系统等,完整获取了高质量的航空冰雷达、航空重力和航空磁力数据,揭示了绕东南极伊丽莎白公主地冰下湖区域具有明显的地热通量异常特征,这对研究冰盖变化及其对海平面影响具有重要意义,提升了我国南极考察的整体实力和国际影响力。

  考察队还在南极阿代尔角与新西兰开展合作,实施保护南极百年历史遗址修复工程。

  严酷极端的自然环境带来重重挑战,适宜科考的时间短暂而宝贵

  伫立世界尽头,南极美丽而凶险,严酷极端的自然环境给科学考察带来重重挑战。适宜人类科考的时间窗口集中在当地夏季,短暂而宝贵。

  至今,第三十四次南极考察队副领队夏立民对登陆恩克斯堡岛印象深刻。初次抵达时,他们就被一块漂浮来的海冰挡住了去路,导致小艇无法靠岸。急中生智,队员们借助天然冰面作为转运平台,在直升机协助下将部分设备送上了岛。第二次抵达时,阻挡卸货的海冰已基本融化,3台重型工程机械顺利登陆。“尽管这座原始荒蛮的小岛砾石遍布,场地坑洼,但27名科考队员克服低温、冻土、暴风、强紫外线、设备有限等困难,利用南极极昼光照的有利时机,争分夺秒,仅用25天就完成了原计划50天的工作。”夏立民说。

  在阿蒙森海区的调查工作,也称得上惊心动魄。第三十四次南极考察队阿蒙森海调查队队长何剑锋回忆,当时极夜临近,夜间漆黑,漫天飞雪,风大浪高,气温骤降,雪龙船前后遭遇了7个气旋影响,风力最强一度达到11级。但为了确保调查断面和站位的完整性,队员们坚持在4米海浪下作业。何剑锋说,在精心组织下,全船根据气象、冰情及时调整船舶航行和站位计划,最大限度地利用了天气窗口和作业船时,安全、顺利、高质量地完成了全部计划任务,积累了我国在南极恶劣海况下作业的经验,创造了我国南大洋调查史上的一个奇迹。(摘自人民日报)